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农垦人风采 >
农垦人风采
三河 萦绕在我心中的感动
作者:钱厚红  时间:2019-10-09 08:43  点击:

 

前段时间,读到了一篇署名为静阳花发表在淮安文史网上题目为《理想国——在三河农场快乐的童年》的文章,不知不觉湿润了双眼,心中荡起一种莫名的感动,或许是她的文章触动了我的心弦,又或许是她对家乡的思念让我感慨,我很庆幸自己还在家乡工作和生活,并记录着她的过去、现在和以后。

她在文章里这样写到,我生命里第一个记住的花是月季花,而且是大红色的,花盘很大的那种,这是我爷爷种的花,我老家门前很大的一簇,花枝挺拔,花朵红的热烈而奔放,回忆总是片段式跳跃在我的脑海里,我来自洪泽湖畔的三河农场,那里承载着我欢乐而又 幸福的童年,我的祖 辈人一直在农场经历着人生的一切,岁月静好,安然若素,静阳花把三河农场形容为是一朵唯一开在莲叶里的莲花,有种理想国的感觉。在农场这个理想国里度过了她快乐幸福的童年及少年,文章中回忆了她所记忆中的三河的模样以及她到外地工作生活后对家乡的思念,文章最让我感动是结尾部分,她这样写到,回不去的家乡才叫故乡,还好,我们的农场还在,我们的家乡还美。使我忽然产生了想写写三河的冲动,的确,参加工作二十多年来,三河让我有太多感动的地方,正是因为这些感动,让我坚定踏实工作和认真记录农场发展过程的决心。

  由于工作的原因,我常常穿梭于农场的每个角落,用镜头记录着农场发展征程中每个值得记录的瞬间,记得我刚刚参加工作时,农场给我的印象并不是太好,我甚至想过总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直到参加了农场组织挖河的义务劳动和到当时的五分场割麦,使我对农场有了全新的认识,对三河人有了更深的了解。那时的邱上郢没有水泥路,有的只是一条不宽的土路,睛天还好只是坑坑洼洼,雨天根本就没有办法骑车,只能步行,即使是走路也是相当困难。那一年麦收时节,正逢连续阴雨,当时邱上郢种的白麦就要穗出芽了,农场号召机关、工业单位支援邱上郢人工抢收,那时的我只有20岁左右,大家到了田间,抡起镰刀割麦的情形至今记忆犹新,当他们挥汗如雨般的将劳动作为一种快乐,一种奉献的自豪时,我的心中肃然起敬,更多了一份感动,那时候的农场并不是静阳花眼中的理想国,但三河的每个人都怀揣着一份对农场美好未来的向往,默默的耕耘,无声的付出,这是我第一次为三河人而感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感动便成了工作中的不可或缺的部分,还记得那一年,当炎炎夏日我在洪湖生产区采访拍摄时,听到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当时任洪湖生产区农业技术员的吴海琴父亲病重,而她依然微笑面对来询问水稻病虫防治技术的职工,耐心细致的解答,依然忙碌穿梭在水稻田间查虫查病,我很清楚的记得,当时在田间的吴海琴面容憔悴,可她的脸上洋溢着的依然是让人觉得温暖的笑,面对躺在病床上的父亲和正是管理关键时期的水稻,吴海琴选择了坚守岗位,我想,作为女儿,那时候,她的心一定很疼,没有经历过,我们无法体会当时吴海琴对父亲的亏欠和她心中那份对父亲的深深自责,她只能利用下班时间去照顾父亲来弥补心中对父亲的那份亏欠,可是,当时的吴海琴又何尝不让人心疼呢,一位老职工红着双眼说,海琴这孩子真的不容易,难得啊!我想,对吴海琴的这份感动缘自于她对工作的那份热爱和父亲的那份心疼。更是因为,她把那份痛深埋心中,坚守岗位的那份的责任。

2018年梨园采摘季,梨园工作人员修士超妻子与死神擦肩而过,当农场公司领导接到修士超报妻子平安电话时,他们的眼睛红了,他们的喉咙哽咽了,我想那也是缘于感动。梨园采摘季期间,修士超的妻子多次对他说,自己肚子老是疼,由于正是大忙时期,梨园人手紧张,修士超总是对妻子说,忍忍吧,等采摘季结束了就带你去检查,可谁曾想,妻子在家疼的晕了过去,被送到县医院时,医生让赶紧送南京,将妻子送到南京便进了手术室,医生说,再晚来命就没了。在妻子手术的第二天,修士超便回到了梨园,他把对妻子的心疼和愧疚,埋在了心里,默默的付诸在了工作中。当在梨园看到回到工作岗位上的修士超时,我的心中存有一份感动,这种感动是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感动,在梨园与妻子之间,修士超选择了梨园,正如他在一次交流发言中所说的那样,他愿意用自己最美的青春年华来换取梨园枝桠上开出最美的花、梨树上结出最丰硕的果。

静阳花的童年世界有着她的快乐和幸福,而我们的今天有着我们的骄傲与自豪,三月梨园的洁白,向征了每个三河人的纯洁无瑕的心灵开在枝桠的朵朵梨花,无论绽放前经历多少风雨,可她每年如期而至。七月的梨园硕果累累,在一片绿色的希望中收获着成熟与喜悦,香甜的果实见证了梨园人的辛勤付出,更见证了三河转型发展的成果丰硕。当站在梨园,看一片洁白,闻一园花香、品一树酸甜,我心中的感动常常让我热泪盈眶。因为这里的高岗黄土变成了聚宝盆,因为在这里,看到梨园人顶烈日、战高温、把自己捂得只能看到双眼,衣服全部湿透时,我被他们这群年轻人深深的感动。每年夏季,当我看到烈日下忙碌的农业生产区的管理者们,在田间看到他们黝黑的脸庞,看着他们汗水如雨般的落下,看着他们满是泥水的衣服和高高卷起的裤腿,我常常有种莫名的感动,我常常问自己,能否数年如一日的这样坚持后来,我想明白了,这就是三河,这就是三河让我感动的地方,为什么他们甘于扎根奉献在这里,为什么他们流再多的汗也不会流泪,唯一的答案便是他们爱这片土地爱的深沉。这份感动让我的心变的纯粹清透,变得洁明亮。于是我坚定了一个信念,等我老去的时候,也写一篇关于回忆三河的文章,在那篇文章里一定有繁衍在心里的悸动属于自己的成就,因为,那时候,我的家乡一定还在,我的三河一定更美,我自豪,我曾经参与并见证过三河的蜕变。

------分隔线----------------------------